1734 西物东渐
1734 西物东渐
  • 1734
    1734
    清乾隆 御制铜鎏金珐琅嵌宝生肖大吉自鸣转花座钟
    A Rare Chinese Imperial Gilt-Bronze Enamel with ‘Daji’ and Zodiac Pattern Paste-Set Double-Gourd-Shape Top Automaton Tower Clock
    H:97cm,L:47cm,W:36cm
    SGD:80,000-180,000
    来源:由英国古董商spink and son 收藏,后由德国藏家herzum Viktor收藏。
     
    Herzum jànos 赫尔松·亚诺斯1866年出生于德意志1954年卒于奥地利,毕业于德意志1904年一战爆发,他已是当时奥匈帝国的军事首领。一直在军队里从事军事地图的绘制工作。在其余生中主要从事绘画创造和艺术品的收藏。 Herzum Viktor 1908年出生,毕业于匈牙利经济学院。银行家,从父亲那里继承了大量的收藏,并得到了丰厚的遗产大量收够中国文物。不仅继承了绘画天分,还同时将家族对文化艺术的收藏延续了下去。而作为银行家,充裕的经济条件对于其热衷的绘画和文化艺术品收藏提供了很好的支持。二战之后,随着欧洲回归和平和经济的复兴,他所喜爱的中国文化艺术品上投入了更多的精力与财力。这期间Viktor与当时很多著名的中国文物古董商往来频繁,青铜器、玉器、瓷器、书画等中国艺术品让Viktor为之疯狂。当时在欧州收购并不困难。影响他收藏最深的是欧德赞男爵德国人,著名的汽车工业家玉器收藏家。在他的影响下收购了大量的古玉、青铜器、陶器等收藏高达400多件左右。之后为家族收藏增添了各类佛像收藏。50年代未大量的海外政商、各界收藏家、古玩商带去大批中国宫庭文物使得海外的中国艺术品的市场再次活跃。Herzum Viktor1975年去世后家族收藏各类文物流向了全世界收藏家的手上。
    本次拍卖的御制铜鎏金珐琅嵌宝生肖大吉自鸣转花座钟所呈现出的中西交融的有趣现象与清代中西钟表文化交流、中国钟表制作的历史情况正相一致,反映出当时尤其是乾隆时期真实的历史面貌。上部为大吉葫芦造型,葫芦因其蔓长籽多,故古人多以它寓意子孙满堂、世代绵延,自唐以来因其谐音“福禄”,且形状像“吉”字,故又名“大吉”,寓意大吉大利,为皇家及民间所喜爱。背景铜胎鎏金錾刻花纹,金色纯粹而炫丽,流露出皇家的富贵之气;其上又以镶嵌各色宝石料拼贴出文字及各式花卉纹饰,与鎏金搭配相得彰宜,光照之下熠熠生辉,闪耀出夺目的光彩。葫芦腰围以青金蓝为主色,成双绶带纹系于两侧,类似清廷中“包袱纹”之效果,生动形象,大气沉稳。“大吉”二字,其先以金属丝线固定文字的位置及样式,再嵌以红色宝石料,其色鲜红炫丽,有如一颗颗饱满的石榴果实,娇艳欲滴,以火红衬托出喜庆的吉祥寓意。“大吉”字样与“葫芦”造型相配合的设计是清代较为典型及常用的吉祥图案,象征福禄绵长、子孙万代、大吉大利,尤其盛行于已是五代同堂的乾隆晚期的宫廷艺术品中。大吉即大吉祥,为大福之意,《公羊传·文公二年》有云:“娶者,大吉也,非常吉也”。故在古代铜器皿上,常见装饰有“大吉”、“大吉祥”文字,以显人们对幸福的希冀。上层四角为4根五层立柱,每层下坠红绿宝石,拱卫中心主造型。葫芦由铜鎏金刻一只福猪相托,灵动活泼。猪为古代社会财富的象征,猪谐音同“诸”,与“大吉葫芦”造型结合,欲求“诸事大吉”之意。表达着统治者对江山社稷的衷心祝福与内心之愿。
    钟表正中主体规整方正,表盘以罗马数字标识,机芯的后夹板上仿刻西洋字母及錾刻洋式花纹,是乾隆时期常用的装饰方式之一。钟针结构为大三针,秒针在时针与分针之上。背景鎏金珐琅嵌宝石,宝石排列四周,毫不喧宾夺主,反而时整个画面错落有致。
    开光部分之中两只鸳鸯伴随着打点时优雅的音乐,在农场的布景箱内飞快跑动;画面生动、活泼,生机盎然。钟表作为清代帝王的顶级玩具,钟表匠师为钟表表平添出许多妙趣横生的附加功能,充分满足了当时皇室贵胄的猎奇心理,变换文字、音乐鸟、活动人偶、水法、行船、转花、滚球等复杂的演示功能,令人眼花缭乱,成为高级别钟表的又一大特色。本座钟的“鸳鸯打点”更完美诠释了乾隆大帝对这种工艺的追求。
    座钟整体由四角四只羊相托,四羊之身承担着座钟的重量。四羊昂首向天,口衔灵芝,凸目圆睁、长脸息鼻、唇闭须垂、角盘节下垂于角后。四羊以花卉枝条相连,尤为自然。
    座钟通体共分三层。上部为铜鎏金珐琅嵌宝石大吉葫芦造型,中部为表身主体及开光纹饰,底由四羊相托。表盘四周镶嵌各色料石,表盘下方开光内设“鸳鸯打点”,两只鸳鸯伴随整点报时钟声在乡田之中灵快跑动,一片生机盎然之景。雕刻精细的铜鎏金花叶式背景,镶嵌各色宝石与表盘周围,彰显富贵。大吉葫芦托于一铜鎏金野猪之上;葫芦上部内镶宝石“大吉”二字;下部中间的一朵大转花、周围十朵小转花交相呼应,也在乐曲中悠然旋转,令人目不暇接;座钟乘于四羊之上,以鎏金链相连。通体高达97cm,长47cm,宽36cm,布局对称严整;整体一气呵成,富丽堂皇,为迎合乾隆繁缛新奇的审美偏好的代表之作。羊是与上古先人生活关系最为密切的动物,伴随中华民族步入文明,与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的发展有着很深的历史渊源,影响着我国文字、饮食、道德、礼仪、美学等文化的产生和发展。汉代许慎释“羊”字说:“美,甘也。从羊从大。”明末清初屈大均套用许慎的模式,在《广东新语》中说:“东南少羊而多鱼,边海之民有不知羊味者,西北多羊而少鱼,其民亦然。二者少而得兼,故字以‘鱼’‘羊’为‘鲜’。”“羊”“祥”通假。西汉大儒董仲舒有云:“羊